北京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回复: 4
收起左侧

[新诗] 【梦在红楼。戏说聊斋】舞会文字小集

[复制链接]

44

主题

227

帖子

8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1-1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花入梦 于 2022-1-1 22:15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梅三娘回家》

    序言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大抵是世间痴情男男女女最想要的结局,但是偏偏有不如意的事情默然发生。让这世间的痴男怨女不能如愿,总要将痴情呆念放在烈火煎熬方才罢休。

  词曰
  疏雨泻空柔,枯树横烟一片幽。几瓣嫣红窗影下,逗留,抱魄无眠月掉头。杯酒向谁酬,恍惚寻来古竹楼。掬捧菊风终怅望,知不,大雁飞过总牵眸。
   
    王安旭曰:这首词是专说楚地吴风,自古民风纯朴,市景繁华,脂林粉黛,瑶台歌簇。虽经蒲松龄章台种柳,深巷栽花,引来茅屋飞狐,荒岗走鬼,地狱藏人,天上飞魂,一张巧嘴通通纳入聊斋之后,仍不改风流景象。一个情字,一个缘字,苦苦害了多少痴男怨女,冤鬼枉狐。
    吾少也读书努力过,也知书中有颜如玉,但,感觉这都是说书人巧言蜜语,说起来好听好玩的。贪玩,倒是成了儿时的乐趣。蒲松龄的九狐斋也去听听那老先生聊斋聊斋,给他捧个人场,也是白塔。临走时九狐斋篱树枝墙,抽取几枝干柴,点亮火把!照照月亮。真想看看身边忽然显现的妖狐鬼幻。嗨!还是个白搭。
    颜如玉在哪里?看来是我妄诩多情了,其实蒲松龄也未知“缘”字真解。不知人之有缘,物之有情,非历千百年朝朝幕幕日月之精华洗礼,山川之秀气吐纳,鬼神契合,奇花异草,瑞鸟祥云,祯符有兆,方能生出这痴男痴女,生可以为之死,死可以为之生,若漆似胶情之钟也不可拆分,有情者终归世之罕见。
    今,虽经蒲松龄妖言点化,偶然解得其中妖狐情鬼怪缘之宗旨,而传统的思想,精忠报国,力效朝廷。满腔情愫总不能发泄出一二分来是吧?

    一杯茶,一本书。还是蒲松龄的那个九狐斋在聊斋。
    聊斋?听说是鬼神妖狐出没的地方,我看也不尽然。当闲来无事优哉游哉行走在荒漠的原野,风吹草动,极速闪个身影,瞬间汗毛倒立,冷汗湿衣,小心心蹦蹦的跳。正准备撒腿就跑时,第六感觉又告诉我四面空荡荡,定定神,谨慎的仔细搜索望去,原来确是一只兔子,已经消失在远方的草丛中。吐吐舌头,虚惊一场。
    转身,咋的,怎么又在乱坟岗?阴风撩绕。汗毛再次倒立起来。只听见吓破胆的一个糯糯声音,好像,有那么一些很耳熟?“王公子,等等我。”我麻着胆子问道:“你谁呀,你?”哪声音好像从背后耳边吹风一样传来,不!是从地下冒泡似的传来。
    “王公子,你踩着我了。”哇塞!真的,脚下柔柔的暖暖的。低头一看,毛茸茸的软软雪花一团。吓了一大跳,这不是刚才一闪而过的那只兔子吗?怎么就在我的脚下了呢?赶快抬起脚,口中念着:“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那兔子就地打了个滚儿站起身来,晃动着臀部扭扭小腰,掸了掸身上的泥土。月光下明媚楚楚动人,活鲜鲜一个美人胚子就立在眼前,想不到啊!想不到啊。我围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这身材苗条阿娜多姿,要有多美,有多美。
    看,紧身的吊带装将那身材包裹的玲珑剔透,细细的白皙脖颈衬托着丰满的胸脯,风吹轻轻晃动的柳腰连接着短裤包裹着的臀部恰到好处,前突后翘销魂馋眼。再看那两条浑圆笔直的玉笋大腿,光洁如玉。雪白的芊手拂过,暖暖的幽兰之香扑鼻。哦!真的怀疑,这不就是按现代社会审美标准锻造的人儿吗?我竟一时恍惚,感慨造物主的神奇!这天地间还有如此般的美妙人儿,看着看着竟挪不动步,看不够。只愿天地煞那间停止转动,永久定格在这一刻!
    谁?谁呀?这么不识趣的来打搅。。。
    嘤嘤嘤嘤,游丝般的抽泣之声忽然响起,缓缓不绝。四下看看,原来眼前这女子梨花带雨俊俏的脸儿,细细柳眉下一对桃花眼闪动着泪花,樱桃小嘴抽泣着。让人谁见谁心痛!谁见谁怜惜。
    “姑娘咋的了?”“适才本公子不小心把你踩痛了吗?”我陪着礼,赶紧打着趣儿说到:“都是我的不对,给你赔礼道歉。快让我看看。伤在哪里了?”
    我手忙脚乱的向前。那姑娘用芊芊幽兰之手推委着:“王公子,没伤着哪里。”“只是闪了,扭伤了脚。”
    这好办!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行医的,代代相传。决不是那些走街串巷的游医可比。对于推拿按摩,接骨斗榫这些都是小儿科,我从小就习得。嘻嘻,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摆个架势扎起马步,卷起衣服,挽起袖子。手臂轻轻划过女子的受伤腿部,探得伤在环关节。还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关节脱位,并无大碍。只要关节复位,立马就能运动自如。。。
    我微笑着对那女子说到:“切莫紧张,这关节脱位小伤而已。”“我马上就让关节恢复。让你运动自如!没事一般。”哪女子柳眉紧锁,满脸痛苦,但不失娇滴滴的模样。看得我心中五味瓶打翻,啥滋味都有,不可言传。
    收收躁动的心,回过神来,轻轻的把姑娘放在石头上坐好,背靠着松树。左手固定女子的腿弯,右手握着玉足:“姑娘,不要紧张,对我笑一笑。”那姑娘嘤嘤到:“王公子,我痛痛!笑不……”我趁那姑娘还没把“笑不出来”说完。右手握着玉足往上旋转一推,左手大拇指往内一揉。只听咔嚓一声。那踝关节就回归复位,那女子毫无感觉一般。
    “好了!站起来走两步。”那姑娘哪里敢?拼命的摇着双手。嘴里说着:“不不不!”我那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双手搂着她的柳腰一把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来,跟着我试试迈开小步。”
    “嗯”那女子终于在本公子的鼓励下试着向前展了一步:“王公子,神了!我又可以行走了。”那女子打了鸡血一般,抱着我兴奋的跳了起来。
    古人云:极乐生悲。说的是任何事情切莫大喜大悲,大起大落,极端总归不是好事。你看看,你看看这女子“哎哟”一声,又蹲在了地上。
    “咋地,姑娘?”这次这姑娘包住脚踝,真的痛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俯下身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倒霉啊,姑娘脚踝又扭伤了。对于我又有何难,如法照前操作一番。女子试着走了两步,看着她还有一点痛苦的样子。真的不忍心让这如花似玉的女子,受这份痛苦的煎熬
    “来来来!背你!”姑娘红着颈脖,满脸羞涩。我哪管这些,把姑娘抱起放在石上,雪白的双手搭在肩上。我有力的双臂往后一操,搂着姑娘的玉臀把她背了起来。
    “姑娘,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那姑娘在背上咯咯咯的笑起来,我一下怔住了。这、这、这不是梅三娘的声音吗?

     正所谓:
     天涯沦落溷风尘,红情绿意惹谁怜。



做个冬梦  

倩影孤灯梦未眠,坊歌一曲待君怜。
梨花带雨千般艳,愿作痴情并蒂莲。

遇见你的那一时刻
注定了我的喜欢
咋管冬雪复盖阡陌空旷
我听见你,细若游丝的呼吸
一缕暖阳弥补绿的缺陷

没想到,扣门的风
沿着一尾河上走
再厚的冰,也受不了风的堆积
一尾鱼跳出裂缝,破冰
几只鸭,鼓动着翅膀追逐
重复幼小的游戏

西边的余晖捧在掌心
就这样坐着,等
等街上的路灯点亮
等,等城市的灯突然熄灭
杀那间高举着手,释放光明
照着你,回家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等一个邂逅

      时光匆匆而过,天空蒙蒙细雨,湿漉漉的忆总是在梦境里。
      听,一个声音耳畔低语,看,一个身影眼前隐约浮现,梦景,真实的梦景。
      当最后一个梦景快要消失的时候,终于她回眸一笑,那微笑的俊俏脸庞,我清晰的看清了是明霞公主,这一世我苦苦追寻和等待的人。
      微笑,灿烂不到一秒的时间,握不住的美丽渐渐消失,落入轮回。

      那一年,寺庙中还愿,遥遥闻见你的名字就心生爱恋,天天守在你必经的街口,只是想与你谋个面。
      天空又飘起了蒙蒙细雨,一把纸伞飘然在你的眼前,一张素颜,一袭白衣,沦陷在风吹雨淋中,又好像沐浴在阳光明媚的春天。
      滑过指上的七弦琴在飞杨,穿透耳膜的丝丝呢喃在环绕,高低起伏的心率在震颤,共振了你嫣然一笑。
      你那嘴角微微上翘,美妙的抿嘴一笑,勾去了我魂魄,让我无法挣扎。宛然落入了一张弥天大网,裹着说不出的情愫慢慢收缩,凝聚成一个死结,从此再也无法解开。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等待,等待你再一次相遇。
      哪管你装作若无其事,装作心不在焉,我按耐住颤抖的心脏也要和你搭讪。


狐妖画皮

夏天,潦潦几笔
描绘不出完美的山川
搜索,枯燥的河谷
繁花已残缺不全
只够女子一个花环

还好,让我赶上了
哪采药的女子咋样
让风儿轻轻抚摸
只是,只是没想到
还来不及收藏
留下一个尾巴

谁说的,我不怕
只是在阳光时
黑夜照样挣扎
墙上的面具
一张更比一张精致
只想收藏在青花瓷瓶里
与梅花,一起开放



想与你说

夜,似稀释了的墨
涂抹着,唯一的念想
把剩下的黑,让星星点亮

允许我,捞起水中的月
仔细打磨,莹光中
却是你的模样

只想,召集闪亮的荧光
让萤火虫引路
回来吧!这里是家

路边的花,早已披上朝霞
叶尖上的的露水,点点欲滴
摇晃着,浸湿蝴蝶翅膀

风吹过,家门口的槐树
摘过槐花的手,是否
还能轻轻抚摸你的脸庞


相逢莫问人间事

夜静无风,谁在意花开花合
只有星星乐意偷走鸟鸣
微笑着划过天空,留下莹莹

失眠,无须嗔怪窗外的路灯
也许一颗小小的顽石
粉粹晶莹透彻完美的风骨

请把脑洞紧紧的关闭,贴上封条
道路上摸索飘浮的芳影
黑暗中,岂不零落了香气

这样的夜,很适合虚构未来
看,那高高举起的手电照着
路边的花花,还有随风而来的芳邻


情深若许

蛰伏一冬的流光,喜荡
相遇或重逢,牵出绿的希望
谁唱东风破,穿透一米阳光
一翦,把春的嫁衣展开又叠好
花开的声音撩拨着心跳

缘分,更渴望在时光深处
盈一抹醉人的芬芳
知遇,无需刻意滑过眉尖
释放出的热辣激情,张杨
一杯桃花酒,滴滴春情在酝酿

来吧,你是我今生最暖的遇见
遇见就切莫回眸,牵手伞下
云淡风轻唯美了一颗初心坦荡
来吧,一起紧握时光的笔
勾勒出今生今世最美的晨光


雪花劫

唉,空中飞的是啥
是毛茸茸的鹅毛飘扬
下雪了
想想,堆堆雪人好玄妙

抬头望,寒气逼洛阳
官道上的驿站,萧条
赶考的书生,驻足荒庙
佛祖额头上的丝网,荡漾

吱吱呀呀,窗门在摇晃
一声长啸,热腾腾汗冒
影儿闪闪,是狐是妖
麻着胆吼道:这些都不重要

四书五经,青灯照
书中自有颜如玉,相陪一场
夜深了,星星也眨着眼
谁把那炉中的火子点一下

空荡荡,静悄悄
来了,来了
忽然地下冒出来的声音
吓一跳



20201020090504_d70dc.jpg



[img][/im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15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我守望的田地 满是心灵的沧桑 与忧伤......

Rank: 9Rank: 9Rank: 9

系统维护管理员

发表于 2022-1-2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词汇功力很深厚,文采甚高。

帖子排版美感也很好,看来是真爱文字之人。

----论坛程序有错或操作有疑问,可随时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706

帖子

8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

发表于 2022-1-2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美的意境,年轻的梦想。诗图相配,情趣盎然,喜欢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227

帖子

8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22-1-2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忧无泪 发表于 2022-1-2 00:51
词汇功力很深厚,文采甚高。

帖子排版美感也很好,看来是真爱文字之人。

谢谢忧忧鼓励
[img][/im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227

帖子

8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22-1-2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岸 发表于 2022-1-2 08:57
优美的意境,年轻的梦想。诗图相配,情趣盎然,喜欢

秋版晚上好
[img][/im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首届“当代出书网杯”全国短诗文大赛启事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诗人 ( 粤ICP16121829-1 )

GMT+8, 2022-1-26 06:29 , Processed in 0.052578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