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多少秋天走在路上(组诗10首)

[复制链接]

31

主题

134

帖子

3

精华

贵宾

Rank: 4

发表于 2021-12-13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多少秋天走在路上(组诗10首)

柳碧青(江西)



《收割的季节》



我们从河对岸开始,把金黄的稻谷收入眼底

脚底下的水流,仿佛是春天欠下的勤劳



最后一棵稗子被拔出,连同整个秋天的风霜

没有人知道,究竟还有谁躲在村里不肯现身



已经来不及了,河对岸的稻谷刮过来

金黄色被一遍遍收割,此刻,有人一再提及村里的老黄牛



它是这个秋天唯一的牺牲品,它在春天落下的风湿病

如今被稻谷又重新伤一次



再没有机会痊愈,它已经准备在冬天来临前

把自己埋葬好,就在置放草垛的地方



这是它能想到的最好归宿

至于来年春天,它没有力气再想



《多少秋天走在路上》



多少秋天走在路上,金黄的稻田

向后退去,一群大雁在炊烟中排兵布阵

又被另一缕炊烟扰乱

此时是深秋,村庄如此安静

轻轻一吹,就能把蓝天吹成白云

再一吹白云就追着流水跑

我选择在一条弯弯曲曲的田埂行走

不为找一束稻穗,也不为唱一曲赞歌

我愿意慢慢地走,什么也不想

什么也不说,心里想的都在眼前

想说的都在清澈的水声中

我唯一要做的是,让水面上漂浮的落叶

重新回到地上,让它重新发芽

把秋风当春风,野火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烧

直至长出绿叶

春天就在不远处翘首以盼

秋天仍然走在路上



《与风结伴而行》



只身走天涯,或者回到故乡

其实都是一样的

不过是将远飞的脚步交还给自己

不过是将一阵风交还给大地

在深秋,我与风结伴而行

我们在树林里捉迷藏

在河边听流水

在一枚枫叶上细数流逝的光阴

我看见了秋天的模样

它是我认识的秋天

也可能不是,它比真实虚幻了一些

又被虚幻真实一点

我把手掌摊开在天空下

并不表示我对它妥协

此刻,我让风穿过指缝

让它载着我

回到故乡



《歌者》



他是冲进而不是迈进秋天

他张开手臂,他的脚步在落叶纷飞的石道上

不停地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



所有人都在羡慕,太阳从秋天的深处走出来



唯有他,朝着深处走去

与太阳面对面,他努力捂紧怦怦直跳的心口

生怕一点光被自己遗漏

他走向原野

他走向不条不具名的河流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聆听

秋天刚刚好,落叶下面,藏着更多的落叶

他蹲下来,不是用手而是用嘴

叼起一片落叶



昏鸦在远处啼叫,他听到了

但是装作没有听到

他还听到,远处有人在欢呼

但没有人注意他的沉默



有人从他身边经过

但没有人知道他对这个秋天的无限热爱





《天空》



这是安源的天空,并不比其他的地方更蓝或者更灰暗

这里的树木,无声中有一种悲伤

它们在时光中老去,被当做扁担或者枯木

傍晚,天空开始显现不一样的颜色

微蓝,酒红,淡绿,或者其他不知该如何形容的颜色

它们聚集在安源,冥冥中

有一种罢工的欲望,此刻,有人咬紧牙关

向安源山挺进,有人站在安源山上远望

他们不是一伙的,他们都曾亲手把一只麻雀杀死

他们用弹弓,向着安源的天空扫射

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麻雀可供他们杀

此刻天空正在向黑夜走去

此刻深秋的草丛中,微弱的温度正在慢慢消失

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只有安源,静止,不动

在多年前的一个晚上

它已经将所有的能量献出

如今,它只想枕着天空,安然入睡



《我愿意说到被风吹干的稻草》



我愿意说到被风吹干的稻草

说到土拔鼠,香樟树,说到田野里低飞的白鹭



我们向这个季节隐秘部分走去

我们已经与这个世界隔离的太久

而在另一个世界

我们经受着太多的喧嚣



我们在这里

与蓝天对话,一条河的安静是整个秋天的安静

而另一种安静是夕阳

落在石缝间,再无人问津



没有小溪,秋天深处传来断断续续的流水声

没有屋舍,向天空示威的一缕炊烟不知今在何方?



在一块石头里

长出的苔藓也是隐秘的部分

天色近乎无

月亮始终没有出现

在秋天,我愿意说到这些隐秘部分



《秋风》



我确信,这是来自安源的一粒秋风

它刚刚从稻田里跑出来



脸上,还留着稻谷的香味

在它的内心里,一定有一条河流在无止尽地流淌

我确信,自己是第一个发现秘密的人

那片颗粒无收的稻田,早在春天的阳光下

就已经显现

而另一片,也在春天就把秋天的收成规划好了



只等秋风一来,它便在太阳底下

享受这世界的羡慕



我,其实是被秋风耽搁的一片

我躲在稻田的不远处

为了自己一身的泥巴,不停地洗濯



错过了春天

又在秋风中等待下一个春天



《麻雀停在银杏树上》



有没有一个下午,麻雀停在银杏树上

金黄的羽毛在温润的阳光里

不停地拍打着,一些从村庄来的泥水匠

在树下休憩,确切地说,是在银杏树下稍作喘息

在这座城市里,他们盖过三十层的高楼

曾一口气扛过两包水泥爬上楼顶

如今,他们在银杏树下

一抬头便可以看见自己盖的房子

上面还残留着当时的汗水

在阳光下越来越亮

但是,房子的主人是别人

这座城市不会属于泥水匠

他们仍然要在天黑之前

回到村庄,那里是他们的家

那里的银杏树上,有麻雀筑的巢



《蝴蝶的翅膀》



你以为

秋天是一场接一场的雨

一群群的人排着队

向稻田挺进

事实上,它很可能正驾着蝴蝶的翅膀

在天空中

俯瞰大地



《在世上》



在世上

一个人从山中走向另一座神秘的山

一条江河宽广,一匹马找到自己奔跑的意义

高山上,世界通透无比

你还在远方,迟迟没有来到

我已等待多年

你不来,便一直等下去

直到天暗了

直到江水流向大海了

你究竟还来吗?

该说的已说,那些年头里不可名状的思念

我已在太阳下晾晒多时

霉味已除,值此,正是焕然一新的时候

如果你还有留念

请沿着山路一直走,不要回头

如果有荆棘挡道,请不要慌张

请拿起你的刀,把它们砍下来

焚烧,让火光照亮天空

我在尽头看着呢?

已替你备好酒,只等你来

替你接风洗尘



个人简介:柳碧青,本名赖咸院,江西萍乡人,1988年12月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日报》、《绿风》、《牡丹》、《诗选刊》、《星星》、《创作评谭》等,作品入选多种文学选本,著有诗集《一个人安源》。

通联:(337000)江西省萍乡市安源中大道23号市公安局办公室  赖咸院(收)

手机:15007990506    邮箱:lxysg2011@126.com    QQ:779519167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706

帖子

8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

发表于 2021-12-14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诗歌充满了浪漫主义诗情,大多数诗文散文化,诗意悠扬\清爽.值得点赞,推荐精华:handshake
<蝴蝶的翅膀>很有张力,是一首很棒的短诗,"田野"或者可以改为"收割的田野",意蕴更完整些.浅见.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首届“当代出书网杯”全国短诗文大赛启事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诗人 ( 粤ICP16121829-1 )

GMT+8, 2022-1-26 06:20 , Processed in 0.036382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